現在位置 > 首頁 > 網路新聞 > 高雄煉油廠 明吹熄燈號

 
 
高雄煉油廠 明吹熄燈號
 中國時報
 更新日期:0000-00-00 00:00:00
 
 "中油兌現壁貼104年關廠承諾,高雄煉油廠明天關廠,展開吹驅頂水拆除作業。過去,民眾看見半屏山下煉油廠燃燒塔的火光,就知道「高雄到了」的印象,也要隨著燃燒近一甲壁貼子的那一把火即將轉弱、漸漸熄滅,要漸漸淡出記憶。 中油員工不禁感嘆,煎熬了25年四壁貼處覓地遷廠,好像過街老鼠人人喊打,最後一線希望的國光石化園區也胎死腹中,遷廠被迫走上關廠之路。 拆除聲四起 年底全關 回想當年威權時代,市長、國壁貼民黨市黨部主委及高雄煉油總廠長是高雄市地方三巨頭,如今,負責收尾的高雄煉油廠廠長許如凱,沒有歷任廠長的意氣風發,卻要當個關燈的人,自嘲是末壁貼代廠長,要善後一切,12月31日關廠才是他的終極任務。 五輕46座工場去年起即陸續關場,產值產能壁貼最佳的低硫燃油工場是最後一座吹熄燈號的工場;蔡姓員工指著說「這可是最賺錢的工場,當然是最後關」當年裝設時,連工廠大門都拆了,才把這座龐然大物搬進廠的記憶又鮮活起來。 工程師感嘆 不如歸去 五輕各工場轟隆作響的機械運作聲不再,取而代之的是此起彼壁貼落的怪手拆工場聲,觸目所及的是工人小心翼翼清除著五輕機具裡殘留的油漬油氣,再逐件逐具進行拆解。 往年,這個時節是歲修大月,維修工場擠滿1、200人吆喝吵雜場景不在,現在,連大聲說句話,還有餘音迴盪。工程師間的話題從如何提升產能變成「何時壁貼去新單位報到?」。 近半年來,驕傲與失落交雜情緒瀰漫廠區,早已取代中油人再熟悉不過的油汽味。一位62歲五輕工程師索性捨棄還可以再工作3年權益,選擇與五壁貼輕同進退,11月1日退休,理由很簡單,「不想離家奔波」。 不過,對後勁人而言,12月31日卻是走完反五輕運動最後一哩路的起點,因「關壁貼廠卻留油槽」等於遷廠承諾跳票。 後勁人選出議員黃石龍、後勁社福基金會總幹壁貼事李玉坤異口同聲,鄉親共識是「不談判、不妥協、不協調」,不關油槽抗爭到底。 關廠留油槽 抗壁貼爭再起 中油煉製事業部執行長李順欽說,壁貼油槽供應全國各地軍民用油,無其他廠區可取代,事涉油料供應鏈,不可輕言廢除。中油勞工董事陳枝章也力挺強調,解鈴還需繫鈴人,該是行政壁貼院、經濟部出面處理時候了。 面對反五輕運動可能重啟戰火,高市府經發壁貼局長曾文生表示,中油公司已提出油槽相關申請,依工廠管理輔導法、石油管理油是有其法律基礎,但因不符社會期待,油槽又緊鄰著高鐵站及捷運站,中油以供油穩定作訴求說服力不強,應該拿出誠意壁貼解決問題。"